研究称预计长江白鲟灭绝专家呼吁关注“极危”物种

中新网武汉1月3日电 (记者 马芙蓉)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近日在线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透露:中国长江又一特有珍稀物种——长江白鲟预计在2005年-2010年时已灭绝。

该论文通讯作者、农业农村部淡水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危起伟3日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证实这一信息。

他透露,白鲟寿命预估一般在30年左右,中国最后发现白鲟自然繁殖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2003年至今,科研人员没有再发现过白鲟,也没有其人工养殖个体存留,可以推断其已灭绝。

危起伟指出,白鲟是洄游鱼类,产卵地只在长江上游。受人类活动、长江鱼类资源持续衰退等因素影响,加之其本身属于珍稀物种,且不是每年繁殖,因此灭绝速度较快。

危起伟介绍说,白鲟体型大、不容易养活,早期受科研技术及条件限制,没有掌握人工繁殖、饲养技术,等到技术成熟可以养活的时候,已经无法收集到样本。

为何没有实现人工繁殖?

危起伟建议,在水文条件比较适合的、洞庭湖与长江连接的支流营造中华鲟的自然产卵场地,确保其自然繁殖。长江鲟因个体较小,在其产卵地长江宜宾江段恢复自然繁殖的可能性较大,此前科研人员已经放了一些样本下去,希望近几年可以看到自然繁育的长江鲟。(完)

危起伟展示长江白鲟图片 马芙蓉 摄

例如甘肃庆阳市通过市长现场办公、联合督办的方式,3个涉企历史遗留问题已全部化解;嘉峪关市针对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4.24亿元的问题,实施专项清欠行动,多方筹措资金,已清偿拖欠款3.34亿元,占清偿总额的78.8%,超过全年50%的目标任务。

针对长江白鲟灭绝的结论,也有媒体报道3日公开报道称,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中国代表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IUCN官方还没有发布和更新关于长江鲟灭绝的消息,“后续还需要讨论”。

张应华说,除了对全省重大招商引资项目实行省级领导包抓机制,为重大项目建设保驾护航,该省还建立了“一企一策”问题解决机制。各市州各单位按照尊重历史、依法依规、分步推进的原则,采取建立台账、分类施策的方式,对每个问题逐个分析原因、制定方案、明确责任、限期整改,有力有序有效开展化解工作。

据介绍,如果一个物种已没有自然繁殖,又过了该物种正常寿命期限,期间也没有发现任何个体,即判定该物种灭绝。

对于下一步工作,张应华介绍说,将加强跟踪督查,拓宽投诉渠道,紧盯各市州未解决的问题项目,牵头督办督导、跟踪推进。定期公开通报涉企历史遗留问题解决情况,接受社会监督;适时公布一批正面典型、发挥示范引导作用,剖析一批反面案例,发挥警示教育作用,坚决制止掣肘民营企业发展、损害企业合法权益的不良行为。年底,将结合全省招商引资督查工作,持续推进涉企历史遗留问题化解。(完)

危起伟说,1993年以前,每隔一两年还会看到渔民误捕白鲟的记录,但此后白鲟踪迹越来越少见。危起伟最后一次见到活体白鲟是2003年1月份在四川宜宾南溪江段,专家救助一头白鲟后,给其装上超声波跟踪器放流长江,但是因为水急滩险,跟踪船不慎触礁,信号丢失,此后再未找到信号。

白鲟号称“中国淡水鱼之王”,主要分布于长江水系,可在长江口咸淡水区生活,在近海区也偶有发现,但以淡水生活为主。它和长江中华鲟一样,是距今已有一亿五千万年的中生代白垩纪残存下来的极少数古代鱼类之一。

危起伟表示,一个物种种群的维护需要一定的后备数量、合适的繁殖场地和充足的食物等条件。从2017年至2019年,科研人员连续三年未在宜昌监测到中华鲟自然繁殖,长江鲟也在2000年后未发现自然繁殖。尽管中华鲟、长江鲟已建立人工繁殖技术,但是其自然繁殖仍不可替代。

对此,甘肃开展了化解涉企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行动。4至6月,在初步摸排掌握情况的基础上,该省政府组织开展涉企历史遗留问题化解工作专项行动,6月中下旬由省招商引资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副厅级领导带队,分7组在全省开展专项督查,确保化解工作有效果、不走样。同时,对化解工作进行“回头看”,对已经解决的问题,与企业或相关单位沟通后予以销号;对正在积极推进、短期内无法解决的,分门别类建立台账,制定整改方案,持续不断深入化解。

“白鲟灭绝再一次敲响长江生态保护的警钟。”危起伟表示,希望大家关注那些“极危”、但还有机会挽救的物种,不要让白鲟灭绝的悲剧在中华鲟、长江鲟等珍稀物种身上上演。

白鲟号称“中国淡水鱼之王”